<u id="ip19y"></u>

    <b id="ip19y"></b>

      yimi(二)

      2019-09-16 06:15
      婷婷比我小三岁,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。她如今刚研二,我去找她的时候,她正在和母亲激烈辩论,你也老大不小了,也不能一直都这样母亲唠叨的声音,女儿捂着耳朵说,妈,...
        婷婷比我小三岁,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。她如今刚研二,我去找她的时候,她正在和母亲激烈辩论,你也老大不小了,也不能一直都这样母亲唠叨的声音,女儿捂着耳朵说,妈,这话您都说了一百遍了。
        母亲继续,我也是为了你好。你好歹也出去交个男朋友,不能整天都窝在家里。
        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借口临阵逃脱,她瞧见我的时候,眼睛里放着光,连忙拉着我的手,依米姐找我有事,我们先出去啊。
        去吧,去吧,多认识几个朋友也是好的。
        我问,你妈又开始让你找男朋友了。
        她无奈地点点头,没办法啊,连家都不是安宁之所。
        我朝她点点头,是啊,剩男剩女大潮流。然后又宽慰她一句,阿姨也是为了你好。
        我知道,这年头谁不想早点结婚,可是,没有对象怎么办?婷婷又叹口气,之前我妈一直在给我相亲,这回再也推脱不了,只能认命了。
        别这么丧气,说不定就碰到一个合意的。我笑笑。
        我都折腾了这么多年,如果真有,早就碰到了,又何必捱到现在。
        也是,这如今都不指望什么举案齐眉,相濡以沫,我回答。
        你这回去西藏,有什么惊喜没?婷婷眼睛闪着光芒。
        哪里有什么惊喜,说有惊无险都不为过。
        怎么,发生了什么事?
        不提还好,一提我就心烦。我皱着眉头,又想起那个头痛的人来。
        察觉到我的表情变化,婷婷又转变话题,有时候,我真羡慕你。
        为什么?
        有一位善解人意的母亲。
        我也羡慕你啊,有一个待人宽厚的父亲。我咧咧嘴。
        有时候,父亲帮不上什么忙,尤其是当女儿长大之后。什么心事还是跟母亲说比较好。这话虽然不假,但是,也好过成长期间失去父亲的陪伴。
        见我默默不语,她急忙说,不好意思,我一时心急说错话了,你别在意。
        我摇摇头。心中蓦然,看来,每个人都令人羡慕的资本,却是活在别人的羡慕中。
        不说这些了,我才想起表姐有约。
        真的?
        骗你做什么。婷婷说。
        看来,你还留着一手。
        婷婷听我这么说,有点不好意思,脸微微泛红。
        当我们去KTV的时候,听见有人正引吭高歌《死了都要爱》,这高音有几人能够飚上去,心里正纳闷,看见大家唱得正嗨,坐着几个不认识的朋友。
        慧慧刚好从洗手间回来,依米,你也来了。我亲切地喊,慧姐。
        慧慧也是我们一起玩到大的,是婷婷的表姐,比我大一岁。然后她又自顾说,阿姨一直让我带你出来玩,正巧给你介绍几个朋友。
        樊宇,你过来一下。慧姐亲切地叫了其中一个名字。
        我心中一惊,方才没有看见,他低着头在那儿选歌,这才抬头看见一张面孔,这不是樊宇,又是谁。天啊,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        看见我惊讶的眼神,慧姐立即明白,这正好,原来你们认识,都不用我介绍了。这个是婷婷,我的表妹。
        我连忙摇头,我们不认识。却听见樊宇的声音,有过一面之缘。
        婷婷犹自低着头。
        慧姐愣了一下,然后樊宇摸摸后脑勺,我这个人长相大众,容易忘。
        哦,原来如此。慧姐恍然大悟。
        我不吭声,明知不能扫了大伙的兴致,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。婷婷一个劲地问,樊宇哥,你在什么地方上班?工作忙吗?
        大家都忽略了他身边还有一位男士。他叫杜衡。慧姐向我介绍时,我向他示意点头。
        看来樊宇才是重点交往对象。本来对杜衡印象不错,但是一想到他们是哥们,我心里就暗暗打了折扣。当他过来挨在我身边坐下的时候,我向外边移了移,你会唱什么歌,我帮你点。
        我淡淡地说,我不太会唱歌,今天是来陪婷婷的,她开心就好。
        说着看着婷婷和樊宇,他们两个笑声爽朗,情歌对唱。樊宇看着我,我忙低头看手机。
        杜衡就再没有说话。我只是听着他们唱。
        一路上,婷婷跟我说,那个樊宇看上去不错,你们怎么认识的?当她还想说什么,看见我脸色不对,又忙关切我的身体。
        依米姐,你怎么呢?身体不舒服吗?
        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        回到家关上门,非常生气地对母亲说,你怎么自作主张,给我相亲。
        母亲当然知道什么事,也不说话,我只是让慧慧帮忙看看,如果不愿意,我以后都不会再提。
        我也不搭话,知道多说无益,然后洗漱睡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CopyRight © 2019 www.orters.com. 芒果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琼ICP备13000301号-2

      九游会官方网站 - 九游会ag登陆